历史课|国乒汉城背后的选择 何智丽为何没去奥运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9-04-11 11:13

1988 年在汉城奥运会,王俊璞为女单冠军陈静写的文章,名为《第一个奥运冠军》

1988 年在汉城奥运会,王俊璞为女单冠军陈静写的文章,名为《第一个奥运冠军》

  王俊璞,原新华社高级编辑,以专业记者的身份亲身经历1988年汉城奥运会,他写的《东道主优势的秘密》、《焦安之恋》、《一对勇士》和《第一个奥运冠军》等汉城奥运会的相关稿件被国内各大媒体采用。

  文/陈偲婧

  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国乒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选人风波”。因为奥运参赛名单中没有何智丽,有不少人将这件事和一年前的何智丽拒绝让球事件联系在一起,冠以“为何要惩罚胜利者”之名,甚至有上海媒体提出全民唱票,为何智丽是否应该参加奥运会进行公开讨论。当时的女队主教练张燮林为此事承担着巨大的压力,而这份压力也落在了新华社体育记者王俊璞的肩上。

  顶着压力奔赴汉城

  王俊璞还能记起当时张燮林坐在乒乓球馆前的台阶上,拿着一张战绩表对他说:“何智丽队内成绩是不错,但是对外,那几个人的成绩都比她好,你说,要让她去也可能没问题,但是谁的把握最大?还是名单里的人把握更大。”王俊璞知道,在一年前的印度新德里世乒赛上,队伍根据决赛对手的情况安排何智丽在半决赛中让球给管建华,张燮林其实心里是想让何智丽上的,因此选择奥运参赛选手,并非谁有何“故意”,是队员外战成绩决定了焦志敏、李惠芬和陈静这组参赛名单的产生。

  由于此事社会反响很大,王俊璞得到任务,写一篇业务文章,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内参”。在他动笔之前,新华社上海分社已经写了一份支持何智丽参赛的内参,新华社体育部因此也要求王俊璞写一份内参,讲述他了解的真实情况。“这篇内参我写得比较客观,初衷是名单已经定了,不要影响国乒队备战。”内参交上去之后,王俊璞还写了一篇公开稿,名为《总教练的抉择——许绍发谈中国乒乓球奥运阵容产生经过》。这篇文章被《人民日报》等采用,破天荒的是上海三家大报也一起采用,新民晚报本来要让球迷一起讨论,但后来说既然是总教练做出的决定,就取消了准备进行的公开讨论,文汇报和解放日报都在显著位置刊登了这篇文章。广州那边也有反应,当时的羊城晚报高级记者苏少泉还发了篇评论。

  文章发出后,当时何智丽的主管教练来新华社要求也发表一篇她的稿子,被时任体育总局副局长李富荣得知后制止。在敏感问题上“表态”是要冒风险的,王俊璞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奥运会上陈静要是输了,这事估计不但要和张燮林算账,还要跟我算账。张燮林有压力,我也有压力。当时的领队姚振绪宽慰张燮林说,‘老张,这算什么,应该没问题。’我们就这样去了汉城。”

  奥运回来后又写了篇内参

  来到汉城,王俊璞身上还带着一份许绍发嘱托他的“特殊任务”,原来男乒在威海进行奥运会前集训时,有一位和总教练素不相识的女同志,仅仅是得知国乒队在此训练并将兵发汉城,就来找许绍发帮忙寻找她去了韩国后就不归家的丈夫。“许绍发把这件事托付给了我。”王俊璞感慨着许绍发也不分对象的仗义,在志愿者的帮助下,他找到了韩国乒协主管技术的副主席千荣石,把这个“寻夫”的任务托付给了他。两人还聊起国乒选人的事,千荣石说:“中国队不让对韩国选手有败绩的何智丽参赛,选择几位无败绩的选手,这个决定是对的。”

  第一天到位于汉城大学的乒乓球比赛馆,王俊璞是打车去的,下车刚走到馆门口,他就看到刘南奎练得满身是汗地走了出来。王俊璞看看表,当时还没到日程表上的训练时间。“这就是东道主的优势,当时我专门给中国新闻周刊写了一篇文章,叫做《东道主的秘密》。”后来刘南奎获得了那届奥运会的男单冠军,王俊璞对馆门口的这一偶遇也一直记忆犹新。

  焦志敏和陈静在女双决赛中失利,看台上的王俊璞跟着一起着急,“看比赛的时候就觉得焦志敏很僵硬,对下旋球不行。徐寅生告诉我,焦志敏打下旋球没有过渡,就只是拉。”多年后王俊璞写了篇报道文学,标题叫《焦安之恋》,其中就提到了汉城奥运会这一段,“有人说两人在奥运会时就谈恋爱了,难怪女双决赛里焦志敏那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