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德利:同处巅峰我能赢火箭 但他比我有天赋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10-17 10:56

年轻时的亨德利

年轻时的亨德利

  日前台球皇帝亨德利接受了英国《卫报》的专访,谈到了很多话题,以下为本篇专访的下半部分:

  专访上半部分:

  亨德利:夺冠后为何又哭又跳?当第一我毫无压力

  亚力克斯-希金斯期初对亨德利非常友好,但最终两人之间的友谊变为了怨恨。“他先是和史蒂夫-戴维斯决裂,之后就是我,因为他认为他成就了斯诺克。在某种意义上他是对的,但是当他打得不如我们时,他无法接受现实。”

  尽管如此,亨德利还是对于一些年轻选手没有在2010年和他一起去贝尔法斯特参加亚力克斯-希金斯的葬礼感到失望。不过他表示对自己影响更深刻的还要算是自己儿时的偶像吉米-怀特,虽然自己曾在7次世锦赛决赛中击败了他4次。

  “当他被介绍出场时,95%的观众都会欢呼雀跃,而我喜欢成为那个不断击败他的坏蛋。你从不会听到任何人说任何关于吉米的坏话。希金斯曾经令人厌恶,但如果吉米说了些什么的话,他只会当做是个玩笑,并欣然接受失败。”

  “吉米的笑容则是令人怀旧的,他从不在意自己是个失败者,事实上他是一个了不起的失败者。我确信在他心内对于失败是感到痛苦的,但他从未显露出来。如果我输掉了世锦赛决赛的话,我很可能会非常的悲痛。”

  当戴维斯能在一场6局的比赛中赢下每一局的时候,亨德利还是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我讨厌每一次都输给戴维斯,但如果我当时处在他的位置上,我也会这么做的,我愿意在每晚都击败一个年轻的新人。”

  最终,当亨德利终于击败了戴维斯时,这位老将并没有任何的抱怨。对此,亨德利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我和约翰-希金斯一起练球很多年,当他最终成为了世界冠军时,我无法向他表示祝贺。也许正常人会说‘打得好’,但我做不到。无论他是你最好的朋友还是亲兄弟,我都不希望别人赢了自己,这令我感到很受伤。但是多年前戴维斯就已经克服了这一点,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比我打得更久的原因。他能像过完普通的一天那样迈过去,但我永远无法做到。”

  亨德利与奥沙利文之间曾有过一些不合,但现在已经是过去式了。“把我们之间的关系形容为队友可能太过了,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人。有时你把自己当成他最好的朋友,但他几乎不会向你问好。”

  “这里有尊敬也有对抗。罗尼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选手,也许人们忘记了我们之间曾经交锋过。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而他给我了一记猛击。”

  球迷们总是乐于提问这样一个问题:“当亨德利和奥沙利文都在自己的巅峰状态下交手会是什么结果呢?”对此亨德利回答道:“我相信我会赢。如果我们打一场四个阶段的比赛,我绝对认为自己会最终获胜。我有非常强大的心理,但是他要比我更具天赋,他能在4分半的时间里用左手打出147分。我最快的一杆147也用了9分多钟。”

  一年飞往中国15次进行赛事宣传,以及在英格兰进行斯诺克赛事的评论工作,亨德利承认与90年代相比,自己现在的生活单调而乏味。“回顾那些稳居世界第一,没有人可以击败你的日子,尽管现在的生活并不坏,但我仍然觉得现在没有什么是值得期待的了。”

  而唯一令亨德利感到欣慰的是,自己被公认为是历史上最伟大的斯诺克选手,并且自己的世锦赛冠军纪录也仍然未被打破。“我认为没有人能打破它,奥沙利文已经赢了5次,他如果继续打下去的话或许有可能,但现在还有其他4个与他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的选手,而且他也这把年纪了,他比赛的频率也慢下来了。他一直在说一些大言不惭的话,说他不在乎什么世界纪录,但在内心深处他想要超过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这番话让亨德利看起来又像是一个常胜将军了,但事实上他不得不承认,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尤其是当今的克鲁斯堡已经成为了新一代球星的赛场。“我打过几次比赛,但都是练习赛,在没有人观看的情况下,我感觉很好。但一旦在公众面前比赛,我会对自己的出杆感到拘束,这种感觉很可怕。”

  这位现年49岁的前世界冠军有些难过地笑了起来。当问到今后是否还有可能摆脱心理上的魔鬼时,亨德利摇了摇头。“也许有人认为他们可以治愈我,但这是心理问题。在进行表演赛之前我会喝几杯酒来让自己放松下来,有时这会奏效,但并不是解决之道。我现在必须要习惯这样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