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诺克与比利时的爱情故事:分分合合30多年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8-14 12:22

今年欧洲大师赛的海报

今年欧洲大师赛的海报

  相 比于欧洲其他国家,比利时和斯诺克的“爱情故事”可就早得多,这是得益于BBC的到来。自1983年起比利时引入BBC电视转播,斯诺克跟随着电视信号来 到了比利时的千家万户,这当然比欧洲体育要早得多。而现在,除了BBC,球迷们还能通过欧洲体育收看到各项斯诺克赛事。

  鲁 迪·鲍文斯(Rudy Bauwens)可以说是见证了斯诺克在比利时的发展。他是一位自由撰稿人,自1990年起,他便为欧洲体育担任解说评论员。他在自己的家中设立了一个工 作室,目前他就在工作室中为欧洲体育荷兰语工作,比利时弗莱芒地区的人民会时常在节目中听到他的声音。

  在 那个年代斯诺克取得爆炸式发展,而这股热浪也荡去到了比利时。1992年,斯诺克欧洲公开赛办到了比利时通厄伦,随后三年则是在安特卫普举办。发展至今, 比利时已然拥有自己的斯诺克国民偶像——卢卡·布雷塞尔。这位1995年出生的天才球员在上赛季中国锦标赛上登上职业生涯的首座高峰,一举拿下生涯排名赛 首冠,并成功杀入世界前16的队伍。

  “1983年斯诺克来到比利时后,最好的时候还是80年代末到90年代初,全国上下男女老少都在参与,俱乐部不断开张。”鲍文斯回忆当年斯诺克在比利时的影响,“当时斯诺克的配件商们都觉得自己淘到金矿了,订单都做不过来,售价也是疯涨。”

  “我 的第一段斯诺克记忆是1983年的英锦赛。决赛太经典了,阿历克斯·希金斯在0:7落后的情况下以16:15逆转战胜史蒂夫·戴维斯。从第一杆开始比赛就 吸引住了我,以及所有人,然后斯诺克就火了。比利时似乎是所有台球运动的温床,像自由式开伦台球、三边开仑、高尔夫台球等,这些都促使更多人去拿起球杆尝 试斯诺克。”

  如此盛况也让比利时成为斯诺克在英国之外最早的基地之一,然而随着管理机构迎来不景气的阶段,斯诺克和比利时也进入了“平台期”。“比利时最开始办比赛时,职业球员们的反响都非常好。”鲍文斯表示。

“他们非常享受比利时之旅,因为一切都太舒服了:赛事好玩、接待热情、食物美味、啤酒好喝……当时办得风风火火,没人能想到一下子幻灭了,世界台联突然之间把欧洲公开赛搬到马耳他去了。”

  “这 也很快吹散了比利时的台球氛围,也吹灭了比利时斯诺克发展的希望,当时我们已经有不少优秀的职业球员了,但还没有能赢冠军的世界16强级别的,这样一来全 都无望了。后来又办一些分站赛事,才等来卢卡·布雷塞尔。即使在那段‘黑暗时期’,欧洲体育荷兰语的收视率也依旧喜人,所以比利时球迷们根本没有放弃斯诺 克。”

  “可欧洲体育再一没有,斯诺克的热度无疑就锐减了。斯诺克在法语区列日省的遭遇就是很好的例子,原本它是个大热区,仅仅因为90年代中期BBC和欧洲体育没法看了,注册球员就从500名锐减到200名。”

  每个国家的运动发展都需要一个领军人,詹姆斯·瓦塔纳的成功就将斯诺克带到了泰国的千家万户,丁俊晖则是影响了千千万万的斯诺克后辈,成为中国斯诺克最具代表性的人物。比利时现在拥有的便是卢卡·布雷塞尔,他在上赛季荣获职业生涯首冠,略有遗憾的是他随后就把球杆丢在中国了,导致自己在余下赛季一直处于糟糕状态。

  “卢卡下了些功夫才达到自己的最高水平,在广州的那周他的表现堪称惊艳,击败了傅家俊、罗尼·奥沙利文和肖恩·墨菲这样的球员,还在世界排名中打进了前16,”鲍文斯说,“在中国的那一冠,让他在比利时斯诺克的历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当然,作为95年出生的年轻球员,卢卡也有自己的不足之处。作为他的优势之一,偏好进攻的技术特点显然能让他成为一名颇具侵略性的选手,但遇上逆风球时,他不愿采用保守打法或寻找其他方式去化解危机,这也成了他的‘阿喀琉斯之踵’。”

  “打球具有观赏性是好事,看我们的‘比利时子弹’扫射全场的确沁人心脾,可比赛终究是分输赢的,若想有朝一日夺得世界冠军,卢卡需要在这些方面更进一步。还有职业性,它是体现在方方面面的,比如丢球杆那件事,卢卡或许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随便拿个扫帚把也能打好,但随后他就会发现这没那么简单。”

  除了这些,身体健康也是布雷塞尔需要面临的,现在他便时常收到肩伤的困扰,加之长时间打拼在职业赛场还会给他带来诸如颈椎伤以及腰伤等病痛,更别提还要在竞争激烈的巡回赛中注重心理健康。鲍文斯则对于他的状况持乐观态度:“虽有担忧,但卢卡才23岁,他有大把时间去处理好这些问题,权衡好强度,我希望他能提起对这些事的重视,因为此类问题常常会不经意间对运动员的职业生涯产生巨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