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新秀季就逼NBA改规则 统治力逆天的存在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10-11 22:52

奥尼尔

奥尼尔

  他是篮下令人恐惧的“大鲨鱼”,曾迫使NBA为其修改规则;他是史上伟大中锋的代言人之一,并自封为“MDE(最有统治力球员)”;他是人见人爱的开心果,却也成为OK组合纷争的主角。《他说》第二季第48期——沙奎尔-奥尼尔。

  两个父亲

  1972年3月6日我出生于新泽西州纽瓦克,是露西尔-奥尼尔和乔-托尼的儿子。我的生父托尼曾是高中篮球明星,还曾获得过Seton Hall提供的奖学金,但他却沉迷于毒品,在我还在襁褓中时便锒铛入狱。从此直到出狱,他都没在我的生活中占有过一席之地,后来也将我的抚养权转让给继父菲利普-哈里森。

传奇-新秀季就逼NBA改规则 统治力逆天的存在

  继父是一名军官,我们也跟随他四处驻防,去过德国,还曾定居得克萨斯州。尽管身为继父,但他对我的抚养无微不至,相反我对生父却很疏远,也没兴趣和他重建关系。在1994年我推出的说唱专辑《Shaq Fu: The Return》中,我还特意创作了一首歌曲《血缘算个屁》,并在歌中唱到:“菲尔才是我爹。”

  不过在继父于2013年去世后,我还是和生父重归于好,并在2016年3月首次会面。当时我曾对生父说:“我不恨你,我过得很好,因为我有菲尔。”说来有趣,生父给了我篮球天分,继父给我了美好童年,我是由“两个父亲”造就的孩子。

传奇-新秀季就逼NBA改规则 统治力逆天的存在

  此外我的宗教信仰也值得一提。我的母亲是浸礼会教徒,继父则是穆斯林,后来知名女作家Robin Wright在她的著作《Rock the Casbah》中将我定为穆斯林。对此我解释过:“我是穆斯林,是犹太教徒,也是佛教徒。我可以是任何宗教的信徒,因为我是个随和的人。”

  天勾传人

  在纽瓦克时我就加入了“男孩&女孩俱乐部”,这让我远离街头暴力,成为我的避风港。我后来回忆说:“这里让我有事可做,我常去那儿练投篮,但从未组队打过比赛。”

传奇-新秀季就逼NBA改规则 统治力逆天的存在

  在圣安东尼奥就读于Robert G。 Cole高中时,我率队在2年内豪取68胜1负,并在高四赛季率队获得州冠军。1989赛季我抓下791个篮板,至今仍是新泽西州纪录。有趣的是,我当时喜欢勾手投篮,于是大家拿我和“天勾”卡里姆-阿卜杜-贾巴尔相提并论,这也让我对贾巴尔身披的33号产生了莫大兴趣。但无奈,在高中和NBA生涯大部分时间,我都无缘33号,只有在NCAA和骑士时才能短暂穿上33号球衣。

  LSU传奇

  高中毕业后我就读于路易斯安那州大(LSU),并和恩师戴尔-布朗重聚。早年随继父驻扎于西德时我就结识了戴尔。在他的悉心调教下,我的NCAA生涯是辉煌的。我曾2次入选全美最佳阵容,2次当选SEC区年度最佳球员,并于1991年获得“阿道夫-鲁普奖”(即NCAA一级联盟年度最佳球员奖),还被美联社和UPI选为全美最佳。

传奇-新秀季就逼NBA改规则 统治力逆天的存在

  大三赛季结束后我决定参加NBA选秀,但我始终没忘记对母亲的承诺,终在2000年获得学士学位,当时湖人主帅菲尔-杰克逊还特批我缺席比赛回母校领取学位。后来,我入选LSU名人堂,在LSU篮球训练馆外,他们还为我竖起一座900磅重的铜像。

  篮板在哀鸣

  1992年选秀,魔术将我选为状元秀。在来到奥兰多之前,我先是在洛杉矶接受了魔术师约翰逊的“开小灶”。赛季开打我就一鸣惊人,在生涯首周就当选周最佳,成为NBA历史第一人。最终,我也以场均23.4分13.9个篮板3.5次盖帽毫无争议当选新人王,并成为自1985年的迈克尔-乔丹后,首位被选为全明星先发的新秀。

传奇-新秀季就逼NBA改规则 统治力逆天的存在

  之所以我如此受欢迎,既与我的“可爱”和“性感”(不接受辩驳)分不开,也和我在赛场上摧枯拉朽的表现密切相关。菜鸟赛季我就像无法控制自己力量的歌利亚,连续扣碎了3块篮板,还拉倒了一个篮架,“篮板在哀鸣”。